经典小说 > 九星毒奶 > 698 并不友好

  二尾离去之后,江晓坐在宿舍床上,双手掩面,暗自神伤。
  
  不是他装文艺,而是他想哭泣。
  
  早知二尾寻觅,送上门又何必。
  
  语气、肆意!情谊、丢弃!权利、真谛!生气、自闭!
  
  江晓仰躺在小床上,心里一边“四嗝”,一边想着要不要瞬移离开。
  
  他就是想努努力,把自己的嘤嘤熊给保下来,这下可好,熊保不保的下来还不知道,他自己是搭进去了。
  
  为什么不能在帝都星武好好当个学生呢?嗯?
  
  为什么不能跟小江雪开开心心的恰饭,舒舒服服执勤呢?嗯?
  
  为什么要把自己这块小鲜肉,送到这头凶恶猞猁的嘴边呢?嗯?
  
  灵魂三问!
  
  江晓问的自己头皮发麻,最终把自己给问睡着了......
  
  第二天清晨,江晓洗漱一番,褪下了那花里胡哨的帽衫,穿着里面的白色短袖,虽然有点冷,但毕竟是要面见长官,还是别太跳的好。
  
  让江晓始料未及的是,接待他的并非是那名老者,而是一个老熟人:冯毅长官。
  
  这可是当初在全国高中生大赛上,给他颁奖、送虚空祸影星珠的人,这可是把二尾调到西北守夜军的人。
  
  会议室中,面色严肃的冯毅,表情稍稍放缓,脸上带着一丝赞许:“这些年,你成长了不少,我和长官还是比较关注你的,我们很欣慰,你要再接再厉。”
  
  江晓点了点头,没说什么。
  
  冯毅有一说一,道:“世界杯期间,把你从赛场上拽回来执行任务,你非常圆满的完成任务,随后你又回归国家队,在这种情况下,又拿到了星武世界杯的冠军,很难得,老领导非常满意。”
  
  江晓微微挑眉,他本以为冯毅长官只是象征性的夸赞而已。
  
  冯毅的脸上也浮现出了一丝笑容,道:“我是陪着老领导看你的总决赛的,我清楚的记得一个画面,当你在颁奖台上,拿起了世界杯的时候,老领导说了一句话:这就是我们华夏的兵。”
  
  江晓终于破了功,一手挠着后脑勺,不好意思的笑了笑:“嘿嘿,侥幸,侥幸。”
  
  冯毅摆了摆手,道:“说吧,你来汇报什么情况,我知道,你在帝都星武的身份很多,很忙。”
  
  江晓稍稍尴尬,帝都星武学生的身份当然是无所谓的,眼前的守夜大佬,很明显是在说他是开荒军这件事......
  
  江晓急忙转移话题道:“我之前在西北区域,执行我们守夜军任务、解决厄夜山危机的时候,我们队伍解救的小孩,那孩子送给我了一只变异的金红烛火。”
  
  冯毅点了点头:“嗯。”
  
  江晓道:“我按照上面的意思,送给了西北星兽研究所,几个月后,他们把那只变异的金红烛火还了回来。我就把这个小家伙送给了韩江雪。”
  
  冯毅:“继续。”
  
  江晓组织了一下语言,道:“作为世界杯冠军,帝都星武给了我一次捕捉星宠的机会,我选择了这些年新开放的竹林异次元,我吸收到了一只竹熊。”
  
  冯毅再次点头,他了解江晓的动向。
  
  江晓继续道:“然后...我的竹熊和变异烛火经常在一起玩耍,然后就出事了。”
  
  冯毅好奇的询问道:“什么事?”
  
  江晓挠了挠头,最终还是决定让冯毅自己看。
  
  他站起身子,来到了会议室的角落处,随手一招。
  
  下一刻,一个带着烛火帽子的竹熊出现在冯毅的视线中。
  
  冯毅:???
  
  江晓弱弱的说道:“它俩好像融合了,竹熊在使用圆竹星技的时候,带着黑白烛火的火焰,冰冰凉凉的,很奇特。”
  
  冯毅怔怔的看着脑袋着火的竹熊,见多识广的他,也是一脸的不可思议。
  
  江晓悄声道:“我不知道发生了什么,它俩总在一起玩耍,当我们发现的时候,已经这样了,我会听从上级的命令,配合一切行动,我只是想...保住我的星兽,我本来星槽就少,再把我这星宠拿走了,我得哭死......”
  
  冯毅半晌才回过神来,想了想,道:“你们俩在这多待一天,等我通知。”
  
  二尾突然开口道:“我已经征用他了,准备带他去守护康克金德的领导人,直到我们剿灭那只刺杀小队。”
  
  冯毅点了点头:“多待一天,你们先下去吧。”
  
  两人纷纷点头,江晓收回了黑白烛熊,迅速走出了会议室。
  
  江晓悄声道:“牛肉面走起?”
  
  二尾:“......”
  
  刚聊完这么大的事,结果你一出门,就想牛肉面了?
  
  江晓悄声道:“或者去撸串,吃烤鳕鱼呀?”
  
  二尾扫了江晓一眼,没有吭声。
  
  上次你就是用烤鳕鱼把我诱惑出去的!结果根本没吃到!你又来这一套?
  
  江晓“嘿嘿”一笑,道:“你不去我可去了啊,冒着油、滋滋响的烤鳕鱼,刷点酱料,活活美死......”
  
  二尾舔了舔嘴唇,道:“走吧,刚好我给你交代一下任务。”
  
  江晓“哼”了一声,道:“交代什么啊?不就是当保镖么?康克金德的领导人应该不少吧?给我安排一个美女领导人吧,家属也行,给我来个公主之类的。”
  
  二尾忍了忍,还是忍住了一脚踹上去的冲动,寒声道:“闭嘴,听令,执行。”
  
  江晓忍不住咧了咧嘴,心中又开始碎碎念了......
  
  一天的时间就这样过去了,事实证明,和自己人汇报,还是非常靠谱的。
  
  据冯毅长官说,西北星兽研究所希望把黑白烛熊送过去,但是在压力之下,西北守夜军表明,自家的士兵要去执行非常重要的任务,星宠是星武者实力的重要组成部分。
  
  但是星兽研究所这一机构,可不是一个小机构。
  
  守夜军是庞然大物,星兽研究所同样不差,这也是很有实权和影响力的国家级机构,而西北守夜军也不是真的想阻碍他们研究星兽,说一千道一万,都是为了国家办事。
  
  最终,在双方的商议之下,给出了一个比较折中的方案。
  
  西北星兽研究所联合西南星兽研究所,共同派出几名代表,组成一个专家团队,共赴康克金德。
  
  士兵执行任务,我们在不打扰士兵执行任务的前提下,做我们自己的研究。
  
  对于这样的结果,江晓还是非常满意的。
  
  在这样的结果中,江晓看到了西北守夜军的态度,以及对江晓这个人的态度!
  
  可能是因为江晓之前的所作所为太给他加分了吧?
  
  得此力保,江晓不胜感激、万般荣幸。
  
  从多种角度上来讲,江晓愿意为守夜军赴汤蹈火,而西北守夜军也给出了江晓这般回馈,这让底下当小兵的江晓,心里非常舒坦。
  
  第二天中午,二尾便带着江晓远赴康克金德。
  
  在起飞之前,江晓还和韩江雪通了电话,韩江雪一脸懵逼。
  
  啥情况?
  
  自家弟弟找借口回江滨,结果那不是借口?他还真就出国了?
  
  而且听江晓这意思,归期未定?
  
  该死的!
  
  这家伙晃我?
  
  韩江雪又是担心又是生气,江晓吓得很快就挂了电话......
  
  秦望川在知道这一消息之后,也是心中苦涩,但是他早已经有了心理准备,这种事情很容易发生,要不然,江晓的开荒军官证上,也不可能写“志愿兵团”。
  
  杨陈三校长倒是没什么表示,能者多劳嘛,年轻人,就要抓住机会去锻炼成长,只要你别耽误大三参加世界杯就行......
  
  挂科留级什么的,完全不需要考虑,我偷答案养你......
  
  比较开心的是学徒军的赵子鉴和胡康贤,这两位医疗系觉醒者,都有机会添补冠军团队的医疗系位置。
  
  毒奶大王果然不是个安分的主儿!
  
  这就又走啦!太棒了!冠军团队,我们来了!
  
  团队竞争上岗的事情暂且不提,这边,江晓和二尾坐飞机,从天亮飞到了天黑。
  
  倒不是时间上的推移让天黑了下来,而是位置上的推移,让天黑了下来。
  
  出乎江晓的意料,康克金德的部分区域,显然是在厄夜山圣墟或者暗殿圣墟的影响范围内,当飞机飞行在黑暗的天际之时,天突然亮了,显然这片区域的某处圣墟,被当地士兵摧毁了。
  
  江晓诧异的看着窗外,询问道:“这边又有大规模的圣墟开放了?”
  
  身侧,二尾轻轻的“嗯”了一声,解释道:“暗殿次元空间,部分空间大门,部分圣墟,频繁在这里开放,不仅是这里,中亚各国都处于这个状态中。”
  
  江晓无奈的说道:“这是病情又反复了?我的天,这什么时候能好啊?”
  
  二尾突然开口道:“如果好不了呢。”
  
  江晓转头看向了二尾:“什么?”
  
  二尾面无表情的看着江晓,重复了一遍:“如果好不了呢。”
  
  江晓:“这......”
  
  二尾:“如果,这就是大趋势呢。第一次、第二次,也许是他们的试探,第三次、第四次呢。我们这颗星球,是否有一天会被这些星兽主宰,成为它们的乐园。”
  
  江晓抿了抿嘴,不知道该说什么好。
  
  二尾难得的说出了一句比较悲观的话语:“我们一辈子都在奋斗,但却不知道结果在哪里。”
  
  看着二尾那稍显疲惫的模样,江晓没再找到那个英姿飒爽的士兵,没再找到那个心中燃烧着熊熊烈火的战士。
  
  这个一项坚定、从容的战士,为任务而生、为任务而死的战士,似乎有些迷茫......
  
  他永远不会想到,二尾会露出这样的一面,这不是她应该表现出来的状态,这是让江晓措手不及的。
  
  到底经历了什么,才让她表现出这样的状态?
  
  半晌,江晓凑到二尾的耳边,悄声道:“我们太长时间没见了,你在外面,我只是在除夕那天和你通过一次话,事实上,这几个月,我的任务有些进展,等我单独向你汇报。”
  
  二尾微微歪头,揉了揉自己有些发痒的耳朵,看着周围运输机上的士兵,轻轻的点了点头。
  
  江晓扭头看向了窗外,轻轻的叹了口气:尽人事,听天命。
  
  这条消息说出去,也许会有大批大批的士兵死在探寻真理的道路上,但这不是江晓应该决定的,他只需要如实汇报,一切,自有上级决定。
  
  二尾:“为什么叹息。”
  
  江晓耸了耸肩膀,没有回头:“你觉得前路迷茫,我也如此。”
  
  二尾:“希望你能给我带来些好消息。”
  
  江晓哑然失笑:“我尽量让我的生活充满乐趣,努力给身旁的人庇护和关怀,但这个世界似乎并不友好。”
  
  二尾轻声呢喃着江晓的话语,脸上露出了一丝勉强的笑容:“呵,并不友好。”
  
  江晓转头看向了二尾:“消息,多。好消息,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