经典小说 > 打造超玄幻 > 第二百四十二章 师兄去哪了?
    聂长卿在飞速遁逃,身后的三位武帝城的紫袍弟子,追的越来越近。
  
      倒不是聂长卿奔跑不过他们,聂长卿修的乃是天锁,脊椎如龙,气血、灵识双管齐下,可以说很全面,奔走起来,气血连绵不绝,速度和持久力都远超寻常的金丹。
  
      哪怕是武帝城的弟子,也同样是金丹,论奔走,真比不上聂长卿。
  
      但是,聂长卿之所以会被追上,则是他故意放慢了速度。
  
      一直逃下去也不是办法,聂长卿要想办法杀敌。
  
      “追上了!”
  
      三位紫袍武帝城内门弟子,眼眸一亮。
  
      他们都是金丹境,其中还有好几位是二转金丹,他们倒是不担心聂长卿能有什么把戏。
  
      聂长卿不过是初入金丹,实力比之他们根本弱了许多。
  
      因而……
  
      他们有把握格杀对方。
  
      “杀!”
  
      三位武帝城内门紫袍弟子,没有丝毫的犹豫,见面便下杀手。
  
      剑光掠过的飞雪,宛若撕碎了的鹅毛。
  
      无数的剑光,交织成了一张大网,朝着聂长卿笼罩而来!
  
      “你逃不掉了!”
  
      一位武帝城弟子,眼眸中带着兴奋,带着贪婪。
  
      杀了聂长卿,取了其首级,便可得到入藏经阁的机会,天大的机缘摆在他们的面前,他们怎么能不动心?
  
      聂长卿脚步一个踉跄,跌落在雪地中。
  
      无数的剑光,刹那将他给笼罩……
  
      地面震颤,白雪如瀑倒挂,纷飞的素雪,颗粒分明。
  
      三位武帝城的弟子,面容顿时一喜。
  
      “成功了?”
  
      不过,很快,他们的面色微变。
  
      因为满地的白雪炸开,竟是化作了一头雪龙,栩栩如生,龙须,龙鳞,龙尾都宛若实质似的。
  
      聂长卿白衣猎猎,手中捏着一张符箓。
  
      这是谢运灵给他防身的符箓。
  
      催动之后,本是一头水行水龙,不过,裹挟了风雪,变成了雪龙。
  
      三位武帝城弟子不以为意,这符箓的威力不过筑基境,根本威胁不到他们。
  
      但是,对于聂长卿而言……
  
      却是足够了。
  
      聂长卿手搭在了腰间的斩龙之上。
  
      整个人的气息在不断的调动,像是沸腾的开水一般,热气腾腾上涌。
  
      “御刀。”
  
      聂长卿低吼。
  
      雪龙飞扑而出的刹那,他的身形也从雪龙之上一跃而下。
  
      腰间的斩龙也骤然飞驰而出,化作了一道金色的刀芒。
  
      一刀斩向其中一位武帝城的弟子。
  
      滚滚刀意释放。
  
      三位武帝城的弟子也不是寻常之辈,他们没有畏惧,甚至没有迟疑,面对聂长卿的这绝杀一刀。
  
      没有迟疑。
  
      轰!
  
      三位弟子冲天而起。
  
      在雪龙之前大战。
  
      刀也剑的碰撞,只剩下无数的剑光弥漫开来!
  
      然而。
  
      在无数的剑光之中,有一道金色刀芒,宛若绝响,撕裂一切,斩了出来。
  
      噗嗤!
  
      一位武帝城弟子,头颅冲天。
  
      又一位武帝城弟子,惨嚎出声,半边身子被斩。
  
      剩下一位武帝城弟子,咳血倒飞,手中的武器,竟是断为了两截!
  
      “法器?!”
  
      “此人手中的刀,是法器!”
  
      跌落在地上的武帝城弟子,惊吼起来。
  
      然而,他回首,却发现,两位同行者,已然身死。
  
      聂长卿落地,面色冷肃,毫无情感。
  
      神情飞掠而来。
  
      一刀抹过。
  
      这位武帝城的弟子,脖颈上便出现了一道血痕。
  
      杀人,后撤,风雪掩护。
  
      聂长卿的动作,行云流水。
  
      飞雪像是带着凄然,晕染了满地的洁白。
  
      聂长卿白衣飘飘,取出了一粒包裹糖衣的聚气丹,塞入口中,含于舌下,消失在朦胧的飞雪中。
  
      杀人者,就要做好被杀的准备。
  
      这些人要杀他,聂长卿只能杀回来。
  
      当聂长卿消失后不久。
  
      有黑影从风雪中爆掠而来,速度极快,出现在了三具尸骸之前。
  
      看着三位死去的武帝城紫袍弟子,剩余的弟子,都是流露出了惊怒之色。
  
      “风一楼师兄去哪了?”
  
      “他还没有到呢?这狂徒已经杀了我们武帝城多少同门了……镇守的四位都死了,还有一位外门的金丹,此人这是将我武帝城的脸面,按在地上疯踩啊!”
  
      “杀!不仅仅是为了入藏经阁的机会,也是为了复仇!”
  
      这些弟子怒容涌动,派遣几位弟子将紫袍弟子的尸体带回武帝城,剩余的人,则是去追杀聂长卿。
  
      这些追杀而来的武帝城弟子,实力可就不弱了。
  
      其中,甚至有五转级别的金丹,聂长卿一旦遇到,必败无疑。
  
      ……
  
      风一楼飞扑而出,却是扑了个满地雪泥。
  
      那灵液凝聚的小人负着手,竟是漂浮了起来。
  
      风一楼感觉身躯有些发冷,这小人给他的感觉,隐隐竟是有种危险的感觉。
  
      轰!
  
      风一楼金丹运转,犹如炽热烈阳,绽放着璀璨的金芒。
  
      他盯着灵液所化的陆番。
  
      背后的包裹解下,顿时一杆折枪落下,折叠成了长枪。
  
      枪尖簌簌抖动,可怕的灵气波动,抽的四周风雪似乎都停滞似的。
  
      他乃是当世人榜第九,岂会对付不了一个灵液所凝聚的小人?
  
      风一楼很自信,甚至有些自负。
  
      金丹境,五转就可以选择冲击元婴,唯有天才异类,才会选择超越五转。
  
      六转到九转,每一转都难如天堑。
  
      他风一楼,能够达到七转金丹,已经是当世一等一的天才。
  
      所以,他自信又自负。
  
      一枪刺出,带着音爆,风一楼这辈子最敬佩的,便是武帝城天下第一枪,杜龙阳。
  
      他虽然不是杜龙阳的弟子,但是有幸得到杜龙阳的指点,枪术极高。
  
      小陆番眼眸灿烂的看着风一楼。
  
      一枪刺来,搅动雪花。
  
      小陆番飘动,却是平稳的立于枪尖。
  
      风一楼瞳孔一缩。
  
      忽然,他感觉心神一阵波动。
  
      他低吼,欲要动手。
  
      然而……
  
      恍惚间,他仿佛看到了那小人背后,有一道白衣胜雪的身影,端坐轮椅,身前摆放棋盘,挽袖执子落棋盘。
  
      是他?!
  
      风一楼浑身一抖。
  
      他记起了这人,杜龙阳渡天劫的时候,最后一道天劫便是被此人偷走的!
  
      这可是能与杜龙阳相提并论的存在啊!
  
      风一楼心脏一缩。
  
      他万万没有想到,荒山如此漫漫,他竟然能遇到这样的存在。
  
      却见那小人在长枪之前缓缓行走,来到了风一楼的面前。
  
      风一楼满脸苦涩。
  
      他的骄傲放纵,在这一刻,崩的支离破碎。
  
      小陆番抬起手。
  
      小小的手指,点在了风一楼的眉心。
  
      风一楼只感觉脑海一震,他的灵识竟是被庞大的力量给压迫了下去。
  
      而他,也失去了意识,眼前一黑。
  
      风一楼扑在地上。
  
      一动不动,身上甚至落了厚厚的一层雪堆。
  
      许久之后。
  
      雪堆散去。
  
      风一楼坐在地上,扭动了一下脖子。
  
      他原本自信又自负的眼神消失不见,取而代之的是有几分慵懒和平淡的眼神。
  
      “唔……伪夺舍之法么?压制对方的灵识,以自身灵识操控这身躯……”
  
      风一楼站起身,原地转了一圈。
  
      发出了一声轻笑后。
  
      负着手,拾起地上长枪,叠好,背负在背上,便往武帝城方向行走而去。
  
      至于是否会被武帝城中的杜龙阳发现,陆番倒是不在意。
  
      这种夺舍之法,并不是完全夺舍对方的肉身,陆番的灵识若是脱离,风一楼的灵识便能重新掌握肉身,顶多虚弱几天,并不会出现死亡的情况。
  
      就像上一次的天虚公子那般。
  
      因而,被发现了,陆番大不了灵识脱离便是。
  
      风雪漫天,风一楼整个张扬的气势收敛了起来,宛若一片静荷,在漫天风雪中徐行。
  
      ……
  
      飞流瀑布三千尺。
  
      发出震耳轰鸣。
  
      水塘涌动着波浪,李三思猛地冲中冒出了脑袋,吐出了口水。
  
      他太难了。
  
      一穿过空气墙,进入禁域,就被诸多强者追杀,体藏境也就算了,后面连金丹境,元婴境都跑出来。
  
      曾经的李三思还有些自傲,在天下间,他体藏圆满的修为,足以排的上前十。
  
      但是,入了禁域后,他才明白竹珑那句“你太弱了”的意思。
  
      不过,李三思也不后悔。
  
      他入禁域的目的,不就是为了变强?
  
      他此行的目的,不就是为了变强?
  
      看了一眼望不到尽头的瀑布,李三思从水潭中挣扎而出,仰面在地上躺了许久后,没有久留,在跃入瀑布前,李三思清楚的感应到,陆番给他争取的机会。
  
      虽然元婴境不会出手,但是金丹境却是会出手……
  
      一旦金丹境强者选择追杀他,他一样九死一生。
  
      不能久留,一旦被抓到,他就完蛋了。
  
      他翻身而起,灵气蒸腾,使得身上衣裳变得干燥,他的木剑已经断裂,失去了武器的他,实力弱了三成。
  
      他环顾四周,这是一个山谷。
  
      笼罩着瘴气,幸而体藏境,灵气调动可封闭肉身,堵住瘴气的入侵。
  
      李三思有些茫然,该从哪个方向出去,他拾了一根木枝,一手捏着,松开后,木枝直挺挺的倒下,他便选择木枝所指的方向,一路往前。
  
      这个山谷很大,李三思走了许久,蓦地,听到了窸窸窣窣的声音。
  
      却见远处,有黑袍刀客飞速而来。
  
      李三思面色微变,收敛了气息,匍匐在草地中行走。
  
      他没有想到对方追杀的这么快。
  
      以李三思如今的实力,一旦冒头,必死无疑。
  
      这些绝刀门的刀客,实力最弱的都是筑基……
  
      忽然。
  
      李三思感觉到后脑一阵劲风呼啸而过。
  
      一位刀客,一刀骤然斩向了他。
  
      原来,他早已经被发现,这些金丹境诞生了灵识,感知非常的敏锐。
  
      李三思心脏一缩,就地一滚,飞速冲出。
  
      他的心态倒还算平稳,毕竟,以前实力弱的时候,也没少被追杀。
  
      当初只能修行气血,武人可达不到修行人这般强悍,遇到千人大军,也唯有被撵着跑。
  
      都说他李三思骑青牛,一人一木剑,剑叩边关,守护边城三座。
  
      实际上,哪有这么潇洒。
  
      轰!
  
      绝刀门的刀客不断的斩出刀气。
  
      李三思的道袍撕裂,感觉背后火辣辣的疼,伤口不断的流淌着鲜血。
  
      忽然。
  
      李三思感觉身后的绝刀门追杀者,速度似乎慢了下来,仿佛在犹豫着什么。
  
      李三思回首,便看到绝刀门的弟子,在那外面冰冷的注视着他。
  
      仿佛地上画了一条线,让他们不敢逾越雷池似的。
  
      李三思乐了。
  
      看来,这地方,是不能擅闯的?
  
      就跟道阁的禁地一样?
  
      李三思不跑了,他叉着腰,火辣辣的伤口让他龇牙咧嘴,他盯着那些绝刀门的弟子,抬起手,手指弯曲,勾了勾。
  
      “你过来啊!”
  
      李三思喊道。
  
      外面的绝刀门弟子,被李三思这样子给气的胸膛都几乎要炸开。
  
      蓦地。
  
      李三思神色一僵。
  
      他发现天地间的灵气,一瞬间,仿佛被抽的干干净净……
  
      一根根的枯藤,从地面飞速的蔓延而出……
  
      噗嗤!
  
      枯藤卷住了李三思的脚裸,远处几位绝刀门的弟子也一样被卷住。
  
      尔后,枯藤往回抽,拉扯着这些绝刀门的弟子和李三思一起深入了山谷内部。
  
      绝刀门的弟子抽刀欲要斩藤蔓,却是被藤蔓越发放肆,捆成了个粽子似的。
  
      李三思这一看,立刻就不挣扎了。
  
      藤蔓拉扯着他们进入了一个黝黑的山洞。
  
      山洞阴暗,潮湿。
  
      顶上皆是钟乳,有冰冷的水从钟乳上滴下,让人背脊发凉。
  
      有绝刀门的弟子在惊恐的呼喊着。
  
      “我们还在禁地外,明明没有踏入,为什么也被拉进来了?”
  
      他们似乎知道这禁地内囚禁着什么似的。
  
      他们的惊恐,也影响到了李三思。
  
      忽然。
  
      黝黑的洞窟中,有轻微的声音传来,带着几分邪异,却又带着几分妩媚之意。
  
      “人世间的很多事情,原因其实都不重要,理由也不重要,你给出的再多的解释,再多的揣测,其实也不过只是苟活的呢喃自语,实际上,只不过是我要这样做,然后就这样做了。”
  
      李三思心神震颤。
  
      他看向了远处,那儿,无数的藤蔓堆积。
  
      在藤蔓的中心,堆叠着一道身影。
  
      尔后,堆积的藤蔓蠕动,推动那身影出现在了李三思等人的面前。
  
      那是一个女人,脏兮兮的女人,头发干枯铺散,在藤蔓堆积下,凑近了一位绝刀门的弟子身边,颤抖的手抬起,像是在抚摸精致的艺术品似的。
  
      李三思嘴唇抿成了一条线,闭眼,别过了脑袋。
  
      他太难了,刚逃出了追杀,又堕入了魔人之手。
  
      压抑的笑声从女人口中传出,下一刻,那脏兮兮的女人,张开了嘴,对着那弟子的脖颈狠狠的咬下。
  
      无数的鲜血迸溅而出……
  
      滋了李三思一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