经典小说 > 还看今朝 > 第八卷 第一百七十一节 风雨欲来
阳和镇堵车插队事件似乎对沙正阳毫无影响,他甚至根本没有去多过问一下。
  
  不过对于另一方的人来说,这却是一件大事儿,让他们无法忽视。
  
  市委对区县班子的调整在即,也许下一轮调整就会在不经意间展开,错失了这样一个机会,也许你一辈子都不会再有。
  
  但沙正阳的淡定也迷惑了很多人,让他们一时间不知道该如何处置应对这桩事情才好。
  
  当然,主动联络肯定是少不了,最起码也要表明一个态度才行,沙正阳在随后的一个星期里就陆续接到来自好几路人马的主动联系,无外乎都是希望在一起坐一坐,吃顿饭,像许晋九、郭业山都在其中,甚至还包括据说要很有可能调任省政府秘书长的巴原市委I书记廖凡英。
  
  廖凡英和沙正阳不熟悉,也就是沙正阳在省发计委时打过一两次交道,但是廖凡英却和钟广标很熟悉,所以这样绕了一个弯儿,也能牵上线,不能不说来自华阳这一帮干部的能耐不小。
  
  沙正阳并没有峻拒,人家也没有说明什么事情,他何必要去挑明?但他也没有答应,只说近期工作太忙,需要稍微缓一缓,等闲下来的时候再来,毕竟他刚接任组织部长时间太短,也说得过去。
  
  而且沙正阳也并没有因为阳和镇事件就停止了他的调研之旅,依然按部就班的进行着他的调研。
  
  甚至在调研华阳时,也丝毫没有改变行程,只不过按照惯例他作为组织部长调研,一般说来也就是县委I书记、县委分管党群副书记和组织部长需要全程陪同,像县长和县委办主任这一类的领导都可以根据情况而定,至于其他领导那就没有必要参加了。
  
  而徐华龙却很突兀的出现在了调研汇报会上,当然没有他汇报的安排,毕竟这不符合规矩。
  
  徐华龙也一直希望找到一个机会和沙正阳搭上话,只不过沙正阳在和他说话时,基本上都有县高官或者其他领导在场,实在是不好启口。
  
  所以最终徐华龙只能很含蓄的表示自己做得不够好的地方请沙部长多指正这样碍口识羞的话,即便这样也让华阳县委I书记何宇中十分诧异,不明白这一位怎么会在这种场合下说些不着调的话,而这一位平时可是素来以口风严谨著称的,组织部长似乎也不可能指导县政府常务副县长的具体工作。
  
  沙正阳没有理睬外界的风风雨雨,调研依然按照既定计划推进,但随着时间推移,沙正阳也清楚自己和杨品强商量的一些工作也要尽快开展起来,不能再拖,有些铺垫更要提前做好。
  
  “正阳,你这调研搞得太密集了,我都有些赶不上趟啊。”郎芳很爽朗的招呼沙正阳入座,“原来还说如果有同路的,干脆我们俩就一起了,后来了解了一下你的行程,只能作罢了,你都快跑完了,我才开始。”
  
  “郎书记,还是不一样,您的站位角度和我还是有差别,我的工作范围相对狭窄一些,你就要宽泛许多,我觉得你单独跑一跑,可能更有助于你来了解当下我们汉都下边区县和市直部门的真实现状,尤其是在党建这一块。”沙正阳若有所指的道。
  
  “哦?”郎芳当然也是一个闻弦歌而知雅意的精明人物,沙正阳只是稍稍在语气上有所侧重变化,她就听出了一些异常,皱了皱眉:“正阳,看来你这一趟收获不小,嗯,触动也很多?或者我们挑明说,情况不太乐观?”
  
  “郎书记,怎么说了,可能在很多人看来,其实还是一片太平,甚至形势一片大好,毕竟咱们汉都这两年的发展还是挺快嘛,在十六个副省级城市以及所有省会城市中,经济增速都名列前茅,似乎投资环境的美誉度也很高,老百姓收入增长速度也很快,我原来也是这样认为的,甚至也还有些沾沾自喜,毕竟自己也是为此而努力过嘛,但是,调研下来,或者说越调研,我心里就越没底,甚至越觉得发急,感觉问题越多,情况不佳,……”
  
  沙正阳知道郎芳也是一个爽直脾气,所以没有绕圈子,径直挑开话题:“我是组织部长,当然在调研上会有所侧重,嗯,重点还是倾向于我们的组织建设和干部培养选拔这几块工作,那我就像郎书记汇报一下我这段时间调研的一些看法想法和认识。”
  
  郎芳脸上的笑容慢慢消失了,变得严肃起来,也专门从自己办公桌上拿来了一个硬壳笔记本和钢笔,看样子也意识到沙正阳的这番汇报恐怕不是那么让人高兴愉悦的东西,“好,正阳你仔细说一说,我的调研刚开始,正好可以结合着你的这些意见来有针对性的进行调研。”
  
  “那我就谈谈我的一些感受和看法吧。”沙正阳也严肃起来,“我在这一段时间跑了14个区县,可以说全市大部分区县都已经跑过了,加上我原来也比较熟悉的高新区和经开区,我觉得我对全市在组织工作和干部工作方面还是有了一个初步了解。”
  
  打开话题,沙正阳就没有打算收回去,要说就要说个透彻。
  
  郎芳是从财政这一块工作上走出来的干部,论理都党务这一块工作可能不是很熟悉,但是走到这个岗位上,而且也历经两轮挂职锻炼,尤其是在巴原地区的锻炼,沙正阳觉得郎芳的政治智慧已经足以扛得起任何工作了。
  
  这从对方表现出来的重视态度就能见出一斑来。
  
  “总体来说,我们汉都市在组织工作这一块上来说,我用一个词语来形容吧,差强人意吧。”沙正阳用了一个略微有点儿贬义的中性词来形容,“组工工作,说到底,其实就是组织工作和干部工作,组织建设和干部选拔培养工作,考察考核都只是一种手段,那么我们汉都市的组织工作做得如何呢?我重点谈一谈区县班子建设和班子成员的一些培养锻炼问题。”
  
  郎芳默默的点了点头,却没有说话。
  
  差强人意,这个评价可不怎么让人舒服,而沙正阳用这样一个词语来评判,那也就是对前一任对此项工作负有责任的两位领导的一种变相否定,嗯,黄诚和许晋九。
  
  郎芳对许晋九印象不好,认为这个人太油滑,缺乏原则和主见,遇事喜欢推诿,权力却不肯松手。
  
  这种人在面临退二线和退休的领导干部中比较普遍,许晋九当选了政协I主席但是政协党组书记却没有让其兼任,据说他还很有意见,但郎芳认为在这个问题上省委是比较明智的,她很担心许晋九在政协里能否真正发挥出积极作用,如果说沦为混日子享受待遇,那就太无意义了。
  
  同样,郎芳对黄诚的印象也很一般,觉得这个人在市委副书记位置上几乎隐身,严重不在状态。
  
  都说当副职,要学会到位不越位,黄诚不越位做得很好,但是到位却做的很差,几乎成为人云亦云的代名词,或者说只对一些特定议题感兴趣,比如人事调整,而其他更重要的党建工作,却流于形式,很少抓落实,更谈不上什么创造性的主动的推进工作了。
  
  沙正阳对黄诚和许晋九的工作评价在郎芳看来都有些委婉含蓄了,要从郎芳的角度来看,那就是不在状态,多项工作敷衍塞责,蜻蜓点水,没有取得多少实质性的成绩和效果,这甚至直接影响到了“三讲”这一重大工作。
  
  “汉都市的班子建设我翻阅了前期的一些工作部署和开展情况,不容乐观,很多工作布置有文件,有举措,查看相关的文件,听取相关汇报,似乎都有,区县常委会纪要和发言似乎都有,要说不重视,好像也说不过去,比如1997年中央要求进一步加强和改进国有企业党的建设,这项工作应该是97年汉都市委党的建设工作重中之重,但我只看到相关文件,没看到具体落实措施和相关成效;比如‘三讲’教育,我感觉有些区县流于形式走过场的情况较为突出,……”
  
  沙正阳语气很重,但也很慎重,“还比如,去年省委提出了要强化宗旨意识,尤其是提出了对‘为人民服务’这一宗旨和‘从群众中来,到群众中去’要求各地市以此为契机,对全省干部进行一次宗旨意识教育,但我感觉汉都市这项工作只是浮光掠影的一点即过,……”
  
  “对党建工作,对组织建设工作的流于形式,带来的后果是很严重的,这直接影响到了我们区县级党委以及更基层的组织的战斗力执行力,以及他们在人民群众心目中的公信力,而这一情形也会通过我们基层干部的一言一行表现出来,官本位思想和特权思想浓厚,拒腐防变的能力薄弱,甚至到了让人难以忍受的地步,……”
  
  最后一句话让郎芳微微动容,这个评价是要有依据的,但沙正阳敢说,就有倚仗。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