经典小说 > 我真没想重生啊 > 175、我也不要!
张明蓉知道这件事的时候,陈汉升已经风骚的开车离开了。
  
  “谢谢陈哥。”
  
  张明蓉来到4S车店旁边的公共电话亭,诚恳的打电话感谢。
  
  “小事,既然提成给谁都一样,那不如给认识的人。”
  
  陈汉升笑着说道,车的性能虽然很一般,不过到底是新的,亮红色的小夏利穿梭在建邺的车水马龙中,偶尔也能成为一道不起眼的风景线。
  
  “真的很感谢您,这样我就不用回去前一个公司了。”
  
  张明蓉的声音有些哽咽。
  
  陈汉升听了也有些感叹,除了商妍妍这种经历过太过复杂的女孩,她已经对婚姻失去了信心,所以才会把“当情人”当成人生目标。
  
  当年的张明蓉没遇到陈汉升,不知道她的选择是怎么样的,没准在生活压力的重担下,她真的半推半就妥协了,所以陈汉升说拯救灵魂似乎也没错。
  
  “你的悟性很高,也比较能吃苦,以后愿不愿意跟着我做?”
  
  陈汉升问道,他本来只是有这个打算,不过张明蓉更加积极:“我当然愿意了!陈哥您随时招呼,不懂我就认真的学!”
  
  陈汉升笑了笑:“那就有机会的吧。”
  
  挂了电话后,陈汉升来到东大仙宁校区门口,边诗诗通知他来拿火箭101的法务依据。
  
  两人不太熟悉,边诗诗还要“咚咚咚”的敲敲车窗才确定。
  
  “外面太热了,先上车再说吧。”
  
  陈汉升伸出头说道。
  
  边诗诗“嗯”了一声,打开后车门坐进去,然后把文件递给陈汉升。
  
  陈汉升一摸文件的厚度,立刻就感觉到了诚意,以前那些学生水平和用心度不够,除了“复制+粘贴”的快捷键以外,基本没有自己的思考在里面,也没有想过如何保证陈汉升的利益。
  
  不过边诗诗这一份,估摸着得有40多页,搁在手上沉甸甸的分量就不轻。
  
  “经过新市口的时候,看到开了一家糕点,挺多人排队的,也不懂你的口味就胡乱买了一点。”
  
  陈汉升翻阅着资料,顺手把零食递过去。
  
  边诗诗有些诧异,心想这个男生倒是挺浪漫的,小鱼儿恰巧是个喜欢惊喜的女孩。
  
  “新买的车?”
  
  边诗诗手捧着下巴问道,防止糕点碎屑掉在崭新的车垫上。
  
  “嗯,刚提的。”
  
  陈汉升漫不经心说道:“麻烦你先坐一下,我有什么问题当面请教。”
  
  边诗诗点点头,抽空打量一下陈汉升,他查阅的样子倒是挺认真的。
  
  于是,在边诗诗心里逐渐勾勒陈汉升的印象轮廓了,有点钱、有钱痞、有点浪漫、有点认真,居然越想和小鱼儿越搭配。
  
  其实陈汉升心里也非常震惊,这份法务依据实在太详实了,几乎工作中出现的每个问题都能考虑到,甚至就连兼职大学生的合同都有,而且全部站在陈汉升的角度出发。
  
  不过翻着翻着,陈汉升鼻子突然嗅了一下,A4纸的文件上散发着一股淡淡清香,这种味道混在新车的车厢里,非常突出,还有些熟悉。
  
  纸面上还有一些明显的折横,这说明最后时刻有人趴在这份文件上,逐字逐句的修改核对,确保没有漏洞。
  
  陈汉升透过后视镜观察一下边诗诗,默默摇头。
  
  从文件的质量上看,边诗诗不是那种为了自己可以坐在台灯下,或者趴在床上,一手拿着铅笔,一手拿着文件琢磨的人。
  
  “味道还不错吧?”
  
  陈汉升问道。
  
  边诗诗笑着点头:“是啊,女孩子都喜欢吃这些小零食,我带一点回去给室友。”
  
  “这份法律方案的质量很高,我回去要好好研读一下。”
  
  陈汉升试探着说道:“现在,我想邀请你担当火箭101的法律顾问呢,诗诗同学意下如何?”
  
  “额······”
  
  边诗诗心想这怎么可以,文件内容我都不熟悉,再想着陈汉升和好朋友之间的纠葛,边诗诗犹豫了一下,最后还是说道:“我和透露一件事,你答应我不要传出去。”
  
  “好。”
  
  陈汉升答应了。
  
  “这份文件不是我做的,是小鱼儿做的。”
  
  边诗诗叹一口气:“她最近都在忙活这份文件,错过新生晚会的彩排,还专门和冷面女教授请教一些关键问题,不然你以为质量这么高的缘由,因为小鱼儿用心了啊,甚至比自己的事情还用心。”
  
  “果然。”
  
  陈汉升没有太吃惊,边诗诗和自己又没什么交情,也只有小鱼儿才会这样做。
  
  这时他也想起来了,文件上的淡淡清香分明就是小鱼儿常用洗发露味道。
  
  “我不懂你们两之间为什么闹掰了。”
  
  边诗诗认真说道:“不过小鱼儿心里还是念着你的,她就是太骄傲了,就算为你付出了,她都不会承认。”
  
  陈汉升默默点头,这就是小鱼儿。
  
  边诗诗抬起手腕看了下时间:“我们等等还有一节课,你要不要去教室找她,我给你们创造这个机会。”
  
  “谢谢。”
  
  陈汉升也不矫情,马上跟着边诗诗来到东大的阶梯教室。
  
  正好是课间时间,学生要不在闲聊,要不就去厕所,还有趴在桌上休息的。
  
  阶梯教室人虽然不少,不过小鱼儿很好辨认,因为只要顺着大部分男生的目光看过去,那就是她了。
  
  “咯吱。”
  
  陈汉升径直坐到小鱼儿旁边的椅子上。
  
  恍惚间似乎有个感觉,那种在东大江陵区食堂吃饭的体验又来了,陈汉升觉得后脑勺杀气腾腾的。
  
  “你来干嘛?”
  
  萧容鱼一转头发现是陈汉升,不客气的问道。
  
  这语气看似不友善,其实要是真熟悉她的人,就知道小鱼儿很少这样聊天的,她喜欢客气的把人拒之门外,这种口气其实是已经进门了。
  
  进门还不算,还在她心里翻江倒海的大闹一番。
  
  陈汉升拿出文件:“这是你做的吧。”
  
  “诗诗说的?”
  
  小鱼儿反问。
  
  “不是。”
  
  陈汉升摇摇头:“这上面有你的体香,我熟悉。”
  
  这句话过于暧昧,但是在陈汉升嘴里说出来一点都不意外。
  
  小鱼儿撇过头,红着脸轻轻骂了一句:“无赖!”
  
  这时,任课老师拿着书本走进教室,萧容鱼看了陈汉升一眼没说话。
  
  陈汉升是打定主意要一起上课的,不过要先解决小鱼儿的心里顾忌。
  
  所以,陈汉升咳嗽一声说道:“那个,我现在又单身了。”
  
  萧容鱼吃惊的张开小嘴,半响后问道:“你把人家甩了?”
  
  “不是。”
  
  陈汉升赶紧否认:“有些误会,现在不适合在一起。”
  
  他就故意说得含糊一点,既有分手的意思,但是也有解释的空间。
  
  没想到小鱼儿听了,宛如雕刻般的细眉突然一皱,拿着书本就走向别的座位。
  
  “别的女孩不要你了,你才想起来找我,那我也不要!”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