经典小说 > 猛卒 > 第一百四十二章 深入虎穴
船队在傍晚时分便离开了淮河,从临淮县转道进入泗水,脱离了李忠臣的势力所及,此时船队在泗州,泗州虽然不是田神玉的地盘,但已经属于田神玉的势力范围。
  
  泗州再前行是徐州、徐州之后是亳州,然后是宋州、再是汴州,而徐、亳、宋、汴四州都是田神玉的核心地盘,不像李忠臣,扬州、楚州都不是他的地盘,他还得假扮水贼来抢船。
  
  田神玉则完全不需要,他一个命令便可船队扣押,田神玉本来就是一个雁过拔毛之人,加之财源紧张,这次税船进京,他不拿下百万贯钱,绝不会让税船轻易离去。
  
  果不其然,十天后,船队进入汴州不久,田神玉便以十年来朝廷累计拖欠汴宋军军费五十万贯为理由,派出一万军队将船队扣押在开封县外。
  
  刘晏心急如焚,一方面命令罗紫玉看守住船队,另一方面,他紧急写信给京城,要求朝廷出面向田神玉施压放船。
  
  数日后,天子李豫下旨,令虎牢关主将李灵曜率三万军队屯兵郑汴交界处,又赐给刘晏圣旨,要求田神玉立刻放船。
  
  但田神玉却不为所动,坚持要朝廷付出五十万贯军费后,他才会放船队西去。
  
  开封县是一座雄县,城池宽厚高大,县城内人口超过万户,商业十分繁华,汴宋节度府就位于县城北面,占地数百亩,除了官衙和后宅外,还有一座可容纳三千士兵的军营。
  
  官衙气势雄伟,十八级台阶上站着十八名执戈士兵,台阶两边各有一座巨大的白玉狮子,脚踏石球,悯怀众生。
  
  在官衙斜对面有一座颇有规模的酒楼,就叫田氏酒楼,由田家投资建成,也是开封县的第一大酒楼,生意十分兴隆。
  
  这天傍晚,田氏酒楼生意一如既往地火爆,三层楼都坐满了,在靠窗最里面的一张小桌前坐着郭宋和孙小榛,郭宋慢慢地喝着酒,目光注视着不远处的节度府。
  
  这时,一辆华丽的马车停在府门前,马车四周有数十名骑兵护卫,孙小榛低声道:“田神玉是出了名的讲究排场,从前面官衙到后面府宅,明明有一扇小门相通,他偏不走小门,非要坐马车绕一圈,从后面的府宅大门进去。”
  
  这时,从官衙大门内出来三人,后面是两名大将,为首是一名五十余岁的中年男子,身材中等,皮肤黝黑,身穿一件紫色三品官服,腰束玉带,头戴纱帽,相貌十分严峻。
  
  郭宋问道:“前面那个就是田神玉吗?”
  
  孙小榛点点头,“就是他!”
  
  孙小榛两年前曾在开封县呆过半年多,这边的情况还是比较熟悉。
  
  他又对郭宋道:“你看左面那个将领,叫做杨惠元,右面那个将领叫做邢延恩,再加上围困我们船队的大将范知新,这三人号称汴宋三虎,武艺都十分高强,他们三人是前任汴宋节度使田神功的左膀右臂,他们三人原本驻扎宋州、亳州和徐州,传闻田神玉对他们三人不放心,把他们都召回来,用自己的心腹替换他们。”
  
  郭宋细看三人,只见田神玉坐上了马车,另外两名大将毕恭毕敬地站在马车前,态度异常恭顺,一直望着马车走远。
  
  但马车走远后,两人便再没有说一句话,就像彼此陌路人一样,各自走了,郭宋若有所思,问道:“杨惠元和邢延恩有矛盾?”
  
  孙小榛想了想道:“杨惠元和范知新有很深的过节,好像是杀妻杀子之仇,这是公开的秘密,汴宋人都知道,但杨惠元和邢延恩之间没听过有矛盾。”
  
  这时,旁边一名老者慢悠悠道:“本来杨惠元和邢延恩之间有儿女婚约,年初邢延恩毁了婚约,让儿子娶了田神玉的女儿,杨惠元就和他翻脸了,现在是邢延恩和范知新联手对付杨惠元,这就是田神玉的手段,用一门婚姻就把三人的关系挑拨了。”
  
  郭宋又笑着问道:“这样说起来,杨惠元岂不是深恨田神玉?”
  
  老者向两边看看,低声道:“有传闻说,淄青节度使李正己在暗中拉拢杨惠元,也不知是真是假?”
  
  说完,老者向他们两人摆摆手,小声道:“这座酒楼就是田神玉开的,耳目众多,你们不要再谈论他们了,以免惹祸上身。”
  
  郭宋连忙抱拳感谢,“多谢老丈提醒!”
  
  不多时,老者结帐走了,此时天色已快黑下来,郭宋便对孙小榛道:“按照我给你的计划行动,明白了吗?”
  
  “我明白了!”
  
  孙小榛也起身匆匆走了。
  
  郭宋又独自喝了几杯酒,这才结了帐,起身下楼而去。
  
  他就住在相邻不远处一家客栈内,郭宋回房后不久,天色已经完全黑了下来。
  
  郭宋这才换了一身黑色武士服,将一张面具戴在脸上,弓箭和黑剑都背在身后,将一切收拾停当,他借着夜色的掩护,翻身离开了客栈,向田神玉的府宅摸去........
  
  孙小榛出了城,骑马来到了城外的码头,码头南面停泊着长达二十余里的税钱船队,岸上驻扎了一万军队,专门看守这支船队。
  
  不过田神玉表面文章还是做得不错,他要朝廷主动奉上五十万贯钱,而不是自己去抢夺税钱。
  
  表现出来,就是看守军队和船队相安无事,岸上的军队并不去骚扰运钱船队,但前提是船队必须老老实实停泊在岸边,一旦擅自离开,后果就严重了。
  
  孙小榛找到了首船,一眼便看见了罗紫玉,孙小榛连忙挥手大喊:“罗将军!”
  
  罗紫玉连忙让孙小榛上了船,问他道:“郭公子呢?”
  
  “师叔在县城内,今晚会有行动,我要见老爷子,他在哪里?”
  
  罗紫玉指了指船舱,叹口气道:“使君气得病倒了!”
  
  孙小榛走进船舱,只见满头白发的刘晏躺在榻上,紧闭着双目。
  
  刘晏昨天拿天子的圣旨去施压田神玉也没有用,他又气又急,竟然病倒了。
  
  “老爷子,你醒醒,我有重要事情要向你禀报。”
  
  刘晏慢慢睁开眼睛,叹口气问道:“是孙少郎,郭宋呢?”
  
  “我师叔今晚会有行动,我是特来通知老爷子!”
  
  刘晏全部希望都寄托在郭宋身上,他一把抓住孙小榛的手,急问道:“需要我们做什么,快说!”
  
  孙小榛附耳对刘晏说了几句,刘晏眼睛一亮,以前他有点不太赞成郭宋的种种冒险行为,但现在他也豁出去了,与其束手无策,不如背水一战。
  
  刘晏挣扎着坐起身,写了一封信,连同天子圣旨一起交给孙小榛,“就烦请孙少郎跑这一趟了。”
  
  孙小榛拿着信和圣旨匆匆走了,刘晏又将罗紫玉叫入船舱中,吩咐他道:“两更时分,见城头起火,便立刻将船队转移到对岸!”
  
  .........
  
  郭宋已经潜伏进了田神玉内宅,在这座占地约百亩的巨宅里生活着田神玉的一大家子,田神玉有十几房妻妾,给他生了八个儿子和三个女儿,另外他膝下还有十几个孙子孙女,可谓儿孙满堂,每天都能尽享天伦之乐。
  
  可惜他的野心和贪欲即将葬送这一切。
  
  田神玉也十分警惕,他不仅护卫严密,而且每天晚上都会在不同的妻妾房中过夜,他光是内书房就有七间之多,令人摸不清他的行踪。
  
  但郭宋在他府宅中已经呆了一个时辰,早已将他的行踪摸得清清楚楚。
  
  在田神玉第七房小妾的院子里站着十几名亲兵,手提战刀,来回巡视踱步,周围墙上也藏有暗哨,防范异常森严,滴水不漏。
  
  但防范再森严也有薄弱处,后院便是薄弱处,书房后院无窗,从后面无法进入书房,后院的防范就稍稍显得薄弱。
  
  墙边树上一名暗哨忽然闷哼一声,挂倒在树上,树上一个黑影俨如大鸟一般,凌空跃过后院,轻巧地落在房顶上,没有落在瓦上,无声无息。
  
  他揭开几片明瓦,轻巧一跃便翻进了隔壁房间........
  
  田神玉还在书房内喝酒,这是他最大的嗜好,收集了天下各种美酒,每天睡觉前都会细细品味一番。
  
  田神玉此时品尝的酒是来自京城的眉寿酒,他极为喜爱,收藏了数十瓶,他尤其喜欢眉寿酒的小瓶,他年过六旬,不能再像年轻时那样狂饮,必须注意保养,这种小瓶酒正适合他。
  
  田神玉斟满一杯酒,刚要端起来,身后传来一声轻笑,“田公独自饮酒,岂不寂寞?”
  
  田神玉吓得浑身一抖,霍地转身,发现身后站着一名身材高大的黑衣人,一把黑剑已经冷冰冰顶住自己脖子。
  
  田神玉慢慢冷静下来,心中迅速寻思对策,口中却问道:“阁下是怎么进来的?”
  
  “你的亲兵防御有漏洞,顾前却不顾后。”
  
  “可我这里没有后窗!”
  
  郭宋冷笑一声,“你不用耽误时间,现在问这些毫无意义。”
  
  田神玉叹口气,“我可以下令放船队离去。”
  
  郭宋笑了笑道:“听说令兄当年纵兵抢掠扬州,得到一方罕见玉璧,田公还在酒宴上炫耀其美质,号称小和氏璧,可否借我一观?”
  
  田神玉心中顿时燃起一线希望,连忙道:“玉璧就在你身后架子的锦盒里,我可以送给你,只求阁下饶我一命。”
  
  郭宋摇了摇头,淡淡道:“你想错了,我每杀一个重要人物,都要取一件宝物作为战利品,这是我的规矩,杀李辅国是如此,杀鱼令玄也是如此,田公也不会例外!”
  
  田神玉大惊,滚翻下地,刚要大喊,只觉脖子一凉,他便什么都不知道了。
  
  郭宋一剑斩掉了田神玉的人头,在他身上擦干宝剑上的血,收剑入鞘,转身在博古架上取过一只精盒,里面果然是一方罕见的玉璧,白光莹莹,无一丝瑕疵。
  
  “还真是件宝贝!”
  
  郭宋将玉璧用布包好,放入腰囊中,又用布蘸上鲜血在墙上写下一行大字:‘背叛永嘉郡王,杀之为儆!’
  
  不管怎么说,这个黑锅先让鱼朝恩背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