经典小说 > 诡秘之主 > 第六十一章 善后
<!--go-->伯克伦德街160号,目送伦纳德单手拽着“海之言”手杖飞出这“隐秘”的世界后,克莱恩将注意力放回了周围。
  
  他最先审视的是“赢家”恩尤尼,本以为被阿蒙“寄生”后的秘偶已无法再用,谁知却发现自己又能操纵对方的“灵体之线”了!
  
  这……克莱恩先是一愣,旋即明白了为什么:
  
  “命运之蛇”威尔.昂赛汀的“重启”让阿蒙状态倒退的同时,也让祂“寄生”的事物出现同样的变化,于是,“赢家”恩尤尼重新成为了秘偶!
  
  不愧是“怪物”途径序列1的最强能力……克莱恩舒了口气,身影飞快透明,淡化消失在原地。
  
  他“传送”回了主卧室内,留下一堆秘偶在各处防备意外。
  
  紧接着,克莱恩进入盥洗室,来到灰雾之上,再次利用“赢家”恩尤尼的祈祷光点,手持“海神权杖”,检查整片街区的情况。
  
  毫无疑问,他重点观察的是自家府邸和39号那栋房屋,发现管家瓦尔特、女管家塔内娅、马赫特议员、莉亚娜夫人和多位男仆女佣都有“寄生”痕迹残留,略显呆板。
  
  而海柔尔近乎彻底崩溃,双手撑地,退至角落里,紧紧贴在墙边,蜷缩成一团,瑟瑟发抖。
  
  马赫特议员等人发现了她的不对,关切地围了过去,探究原因。
  
  可是,每当他们想要靠近,海柔尔就会高声尖叫,剧烈反抗,吓得他们只能停留在好几米外,焦急慌乱,不知该怎么办。
  
  这个过程中,他们时而推一推眼镜,捏一捏眼窝,让海柔尔更是惊恐,眼见要不了多久就会失控。
  
  灰雾之上的克莱恩看到这幕场景时,也莫名悚然,想象出了一副画面:
  
  爸爸阿蒙、妈妈阿蒙、女仆阿蒙、男佣阿蒙正围着海柔尔打转,想安抚却找不到办法,他们拥有同样的容貌、同样的单片眼镜和不同的衣物。
  
  就算海柔尔撑住没有失控,事后也多半精神失常,至少处于半疯状态……得紧急做下干预……克莱恩思绪电转间,放下“海神权杖”,回到了现实世界。
  
  伯克伦德街及周围区域,依旧被幽暗笼罩,自有一种安宁,静谧,深邃的感觉。
  
  这是一个已变成了“秘密”的世界。
  
  克莱恩取下礼帽,戴至头顶,一个“传送”就出现在了佩斯菲尔街22号,“鲁恩慈善助学基金”的某间理事办公室内。
  
  奥黛丽早换回浅绿色的衣裙,正拿着钢笔发呆,回味中午惩戒行动的每一个细节,而金毛大狗苏茜结束了任务,出门散步去了。
  
  忽然,这位贵族少女有所预感,抬起了脑袋。
  
  她清澈碧绿的眼眸里,迅速映照出了一道黑发棕眸、脸庞瘦削、五官深刻的人影。
  
  这人影身穿白衬衣、黑马甲、黑裤子、黑皮靴,神情冷峻,手按礼帽,身体微弓。
  
  奥黛丽先是一怔,旋即记起了来者是谁。
  
  格尔曼.斯帕罗!
  
  虽然她之前没直接见过对方,但已在几份报纸上,看到过肖像画异常真实的通缉令。
  
  根据“正义”小姐的反应,克莱恩才发现自己没变回道恩.唐泰斯,不过,他对此不是太在意,松开按礼帽的手掌,挺直身体,点了点头道:
  
  “有件事情需要你帮忙。”
  
  ——他的伪装也有被阿蒙偷去,但在对方“重启”后,得到了归还,只是一直没顾得上变回道恩.唐泰斯。
  
  已经是半神的“世界”先生需要我帮忙?他的精神又出问题,需要治疗?不,看起来不像……奥黛丽抿了抿嘴唇,有些好奇有些期待地放下钢笔,站了起来,认真回应道:
  
  “没有问题。”
  
  克莱恩没有啰嗦,当即走过去,抓住了“正义”小姐的胳膊,然后,两人的身影一寸寸淡化,消失在原地。
  
  刹那之后,他们出现在了伯克伦德街39号那栋房屋的起居室门外。
  
  这就是“传送”?奥黛丽碧眸微转,本想询问一句,可又察觉到了气氛的沉凝,听见尖叫声陡然响起,一张脸孔顿时染上了几分严肃。
  
  “病人在里面?”她有所把握地开口问道。
  
  和“观众”交流就是轻松,不需要做太多的解释……克莱恩“嗯”了一声道:
  
  “是的,她遭遇超凡事件,受到很大惊吓,处于失控边缘。
  
  “你有办法让自己不被里面其他人看见吗?”
  
  他后面那个问题其实没有必要,一个大型幻术就能解决,而且,等到“隐秘”的庇佑撤销,普通人相应的记忆未必还能保存多少,但见识过亚当“隐身”能力的克莱恩,有些好奇序列6的“正义”小姐是否已经掌握类似的技巧。
  
  “世界”先生在好奇……他在好奇……真是少见啊……他似乎没戴那么厚的“面具”,换了层薄的,真是一个谨遵医嘱的好病人……奥黛丽下巴微动,幅度很小地点头道:
  
  “可以。”
  
  说话间,她望了格尔曼.斯帕罗一眼,在得到回应后,伸掌拧动把手,推门而入。
  
  马赫特议员、莉亚娜夫人完全无视了这位美丽的少女,焦急地商量起请医生的事情,而海柔尔依旧蜷缩在角落,身体抖得厉害,就像被遗弃的幼兽。
  
  “海柔尔小姐……”作为一个资深的“观众”,奥黛丽不存在记不住人的情况。
  
  她审视了下海柔尔的状态,微微皱眉,侧过脑袋,看着格尔曼.斯帕罗道:
  
  “唔,斯帕罗先生,能简单说一说她遭遇了什么吗?
  
  “只有足够了解,才能快速解决问题。”
  
  克莱恩早有准备,简洁而快速地说道:
  
  “她是‘偷盗者’途径的非凡者,是一个不怀好意的半神的学生,她的老师招惹来了‘渎神者’阿蒙的分身,被对方杀死并窃取走了命运和身份。
  
  “阿蒙因此入侵了她的家庭,寄生了她的父亲,她的母亲,她的女仆,她的佣人,而刚才我们清除阿蒙分身时,她发现她的父亲变成了阿蒙,她的母亲变成了阿蒙,她的女仆男佣全部变成了阿蒙,嗯,她不知道那是阿蒙,但明白是一个诡异的存在。
  
  “你如果有什么想深入了解,又不涉及心理问题的治疗,可以等到下次聚会再问。”
  
  “渎神者”阿蒙?“世界”先生他们又一次清除了阿蒙的分身,不,分身们?奥黛丽内心略受惊吓,本能就将目光投向了马赫特议员等人,无法想象他们都曾经被阿蒙“寄生”过,变成了对方。
  
  父亲被寄生,母亲被寄生,女仆被寄生,佣人被寄生……奥黛丽回味着“世界”先生的话语,越想越是害怕,越想越是浑身发凉,忍不住想象起自己遭遇类似事情后的场景。
  
  这让她有点窒息,下意识对自己用了次“安抚”。
  
  “超凡世界是一直这么残酷可怕,还是偶尔?”平静之后,奥黛丽小声低语了一句。
  
  她没去等待“世界”格尔曼.斯帕罗的回答,因为在塔罗会上已见识过不少事情的她很清楚答案:
  
  一直!
  
  再次看向海柔尔,奥黛丽满含同情地走了过去,蹲了下来,先行使用了“安抚”。
  
  海柔尔略显茫然地抬起头,看见了一张完美无瑕的脸庞,看见了一双绿宝石般的眼睛。
  
  这一刻,她仿佛回到了那晚的舞会,目睹这位小姐如天使一般“降临”。
  
  她瞬间又平静了不少,只见那清澈碧绿的眼眸中,一点点涟漪先后荡起,宁静,平和,幽深。
  
  “不要害怕,不要恐惧,事情已经过去……”奥黛丽利用“催眠”的技巧,直接与海柔尔的心智体沟通,听见了歇斯底里的呐喊,感受到了比山还高比海还深的恐惧。
  
  结合对方的状态和遭遇,她迅速拟定了治疗方案,直接“催眠”海柔尔,让她忘记了今天的遭遇,忘记了自己还有位老师,只模糊记得非凡者的身份和常识。
  
  海柔尔越来越平静,慢慢睡着了。
  
  “等你醒来,那些可怕的经历将不复存在,而我,从未来过。”奥黛丽用柔美的嗓音,完成了“催眠”的最后一步。
  
  接着,她缓慢起身,注视了海柔尔好几秒钟。
  
  她抿了下嘴唇,没有侧头,低声说道:
  
  “我让她暂时遗忘了相应的记忆,但这段记忆并没有消失,只是潜藏,以后相应的聚会里,我会继续为她治疗,引导她慢慢记起并接受这段记忆,只有这样,她心灵的问题才算得到解决,否则,或许一个熟悉的动作,一句熟悉的话语,就能让她‘惊醒’,再次崩溃,那时候,她很可能会直接失控。”
  
  “正义”小姐越来越专业了啊……克莱恩半是感叹半是谨慎地说道:
  
  “那你要对所有被‘寄生’过的人都做一次‘催眠’,让他们不要出现原本不属于自己的爱好,就像喜欢戴单片眼镜。
  
  “还有,让他们在一刻钟后,向,‘黑夜女神’祈祷,请求彻底地净化。”
  
  奥黛丽异常认真地颔首道:
  
  “没有问题。”
  
  克莱恩随即立在旁边,看着这位贵族少女带着最大的怜悯“暗示”起这栋房屋内所有被寄生过的人。
  
  PS:推荐一本书,《明末不求生》主角是李来亨,又名李重二,视角主要从农民军角度出发,讲述穿越者篡夺革命果实的故事,属实乳明(误),流寇守国门、海盗死社稷,精明震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