经典小说 > 穹顶之上 > 467.清晨的街 中
不义之城也有学校,卢比阿渣十四岁前去上过学。学校里的老师说,一个人要想在不义之城过得好很简单,只需要做到两点:活着,变强。
  
  老师说这是一种公平。
  
  但是食粮叔说,老师说的是狗屁。
  
  因为这两个条件本身,就是最大的不公平。
  
  一是这里的底层与上层,死亡概率完全不一样,从出生开始;二是变强的基础,资源上的差距,简单来说就是源能块的巨大差距,一样从出生开始就会一直存在。
  
  “如果这次咱们赢了,从你出生起开始的不公平,会被抹去。这就是我不带你逃避的原因。”
  
  这是一个小时前,食粮叔在阵列中对卢比阿渣说过的话。
  
  “但是像贺广老大这样的人,去投靠大势力,他们一定会要他吧?为什么他不去?”当时,卢比阿渣问。
  
  食粮叔说他也不知道,贺广团长从没提过,然后他说:“总有理由的,可能有人心不甘,有人心很高,也可能是某个他们不愿意说的原因。”
  
  卢比阿渣的心不高,权势和地位这些东西,他不懂也不会去想,但他想变强,因为在这里只有变强才能活着……阿渣想活着,他才十七岁。
  
  为了可以活着,他现在身在刀丛中,跟随着战阵,跟着食粮叔,一刀一刀向前斩去,去博命。
  
  战阵战斗的核心原则是位置,在混战状态下保持位置需要冒险,没有人知道什么时候刀锋会斩在自己身上,卢比阿渣不知道,食粮叔也不知道。
  
  “我呢,叫做许十良,出身蔚蓝华系亚方面军,唯一目击军团,第四军。你爸跟我是一个小队的战友。”
  
  战斗中,食粮叔突然说了一句。
  
  这是他第一次说这件事,到此即止,食粮叔没有继续说他们离开蔚蓝的原因。卢比阿渣也没有问,现在不问,事后也不会去追问,他只是重重地“嗯”了一声,表示听到了。
  
  然后阿渣有些激动。
  
  “唯一目击军团啊,爸爸曾经是,是陈不饿军团长的兵,好厉害。”
  
  “这样我也应该算和唯一目击军团有点关系吧?”
  
  “嘿!我们现在正踏着军团长的刀痕战斗呢。”
  
  卢比阿渣这么想着,手中的刀锋向前斩去,斩去……
  
  也许十分钟。
  
  或者更久一些,他面前渐渐失去了敌人的身影。
  
  “停!停下来……不要追!回来!”老休团长的声音,从前方传回来,“退了……兄弟们,他们怂了!”
  
  “他妈X,被咱们砍退了!哈哈哈哈!”
  
  卢比阿渣跟随战阵一起停下来。
  
  食粮叔看了他一眼问:“没事吧?”
  
  阿渣低头看看自己的身体说:“没事。”然后他看了一眼食粮叔,“叔,你伤了?”
  
  “小伤。”食粮叔笑了一下,展示伤口。
  
  还好,真的不严重。
  
  卢比阿渣松了一口气,踮脚张望了一下,在他的位置看不到老休团长,但是他能从刚才的声音里听出来老休团长现在有多激动。
  
  现在他身边的每个人都很激动,有人在欢呼雀跃,有人沉默,低头看着自己手里的刀,似乎感觉不敢相信。
  
  “对了,后面呢?!”
  
  厮杀声似乎停止了,卢比阿渣回头看了一眼,后面侧巷里杀出来的敌人,也一样被砍回去了,现在第三街区的主街道上,站着的全都是野团联盟的人。
  
  所以,他们真的把大势力的第一波攻势砍退了,正面对冲,正面击退……
  
  这似乎有些不可以思议,但是真的发生了,卢比阿渣眼神茫然看着四周,甩了甩脑袋。
  
  “不要乱!保持阵型。”老休团长继续喊道:“还会来!随士会来,注意警惕,保持阵型散开……五人一组,相互帮忙警戒,依次更换源能块。”
  
  真的砍赢了,但只是第一波而已,老休一边努力让自己冷静,组织阵型分散和源能块的更换,一边扭头看了看两侧高处。
  
  那里比路灯高,黑漆漆的,连个影子都看不到。
  
  但是这场战斗从开始到现在,一直到大势力的人仓皇退去,始终没有一个敌方高手突袭进入战阵。
  
  这是不合理的,因为这是夜,两侧除了巷子还有很多屋顶,高手个体的突入按道理应该无可避免才对。
  
  这种不合理,让老休心里的猜想变得合理。
  
  “欸,我,我跟你说个事。”刚才带队在后方巷口阻击的古扎扎跑过来,站老休身边小声说:“刚才上面,侧边的屋顶啊,有个黑影想扑下来,被凌空劈回去了……可能飞出去两三百米。”
  
  “啊。”老休张口应了一声,因为愈加激动而一时无语。
  
  “不信啊?就远处那栋楼,墙上砸一个洞,我跟你说……不信你跟我去看,我那边有个角度能看到点。”古扎扎的眼神恳切而激动。
  
  “不用看,我知道。”老休再次点头,眼神明亮说:“嘘!回去组织防御吧,还会来,他们恼羞成怒,很快就会来……这次可能是四面八方的来,咱们要快点组织阵型站好位置。”
  
  古扎扎一路跑回去了。
  
  老休深呼吸,继续组织站位。这或许是刀大理的安排,或者是高手自己的想法,老休没说破,总之他知道高手真的在就好了。
  
  …………
  
  “咔哒。”金属匣子重新合上,阿渣紧了紧手里的刀。
  
  他们是贺广团的第二阵,现在,他们和老大还有一阵、三阵都分开了,结阵守在一个墙角位置。
  
  整条街的每一个墙角和巷口,被一个个战阵守着。
  
  老大们说大势力脾气大,受不了委屈,很快就会再来。
  
  没有人说话。
  
  “呼!”“呼!”
  
  整一条街,没有一个人说话,只有沉重的呼吸,在空气里鼓荡。你甚至能再呼吸里感觉到紧张之下的那种激动,信念正在滋长的声音。
  
  “我们可能真的会赢。”阿渣想着。
  
  猛然,“来了!”
  
  “来了!”
  
  “……”
  
  各种语言,同样的喊声,在至少十余处错乱响起。
  
  脚步声在四周,纷乱的出现在耳朵里……“轰!”阿渣甚至还没听清楚口令,他们的阵型就被冲乱了。黑暗中出现的敌人直接破进阵型。
  
  激烈的战斗声响起。
  
  一瞬间巨大混乱冲击下,几乎只是凭借本能,他招架,还手,闪避,寻找空当突出敌群……
  
  “不对啊。”偶然一眼回望,阿渣发现远处,二阵正在重新组织,而自己,距离他们已经超过两百米了。
  
  两百米中间,是穿梭的敌群。此时整一条街都在混战。
  
  “食粮叔,我在这啊……不,没有,食粮叔,你千万别看到我。”心理的转折发生在一瞬间。
  
  这种情况下,个体脱离战阵之后的救援,几乎无法实现,而如果食粮叔看到自己,他肯定会来。
  
  所以,阿渣只犹豫了半秒钟,就转头反向冲进敌人突进来的一条巷子。
  
  跑,跑,他听到密集的脚步声和源能轰响在身后,他们追来了,好多人,可能有十个,可能不止。
  
  前方大概也有敌人,顾不上了,卢比阿渣拼死奔跑,但是脚步声越来越近。
  
  “我好像要死了,我太弱了,食粮叔。唉,我都还来得及没变强呢……我很想去你和爸爸的故乡看一看。”
  
  “呼!”“呼!”右脚侧步,左脚回转,卢比阿渣回头,举刀。
  
  他跑不了了……
  
  “kong!”
  
  一幅铁甲落下来,出现在他面前,背对着他。
  
  它从房顶落下来的。
  
  “你,我……”阿渣想解释自己不是临阵逃跑,他认出来这副铁甲了,刚才列阵的时候,他远远地看到过一眼。
  
  所以这是自己这边的全甲战士。
  
  “瞎跑什么都不知道。”铁甲说,同时把一个冲到面前的敌人拎起来。
  
  是女孩子的声音,好像跟我差不多大的感觉,她把一个握刀的敌人拎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