经典小说 > 玄浑道章 > 第一百八十二章 蝉鸣
张御思忖下来,认为此刻要击败林楚,只有从夏剑之上着手。
  
  若是夏剑足够锋利,那么方才一剑斩下时,或许就不是劈开林楚半个肩头那么简单了,而是能将之斩成两段了,那胜负已然分出了。
  
  他心中是知道的,这把剑的上限并没有能完全发挥出来。
  
  此前在遭遇那混沌怪物之时,他为了斩断那根玉箫,将可以投入的心力都是凝聚到了这把剑上,那时他就感觉到,剑身之上有一股灵性欢呼跃出,似乎再往前走一步,就会有生出某种蜕变,但是毕竟没能突破那一层屏障。
  
  他认为这里既有自己的问题在,也有夏剑本身的问题。
  
  这是他老师所筑炼的法器,而后再转赠予他的,也正是这般剑,他才能斩杀夭螈,而到了都护府之后,更仗此与诸多对手交锋。
  
  放在以往,这或许没什么相碍,可是到了如今,随着他修为实力的逐渐提升,却隐隐有所问题了。
  
  正是因为这把剑非他亲手所筑,故算不上是他自身之剑,他与夏剑之间固然联系紧密,可总是存在有一层隔阂。这导致的结果就是夏剑难以承受他全部的心力倾注。
  
  实际上这般剑的上限远不止此,要是能运使出来,以他眼下所具备的心力,斩杀林楚当是不成问题。
  
  所以只有一个办法了。
  
  那就是设法打破这一层隔阂。
  
  只是这里就涉及到一个“剑从人”,还是“人从剑”的问题。
  
  假如是人从剑,那么很简单,只需奉剑为先,放开自身,那么自然可以破除障阻,用剑无碍,可从此以后,就是剑为主,他居次了。
  
  可若心光之中另有主宰,而非奉己,那么自我道心也就不存了,他也就无可能在道途上再坚定不移的走下去了。
  
  所以他是绝然不会做此选择的。
  
  那么剩下的,就唯有“命剑从人”了。
  
  只是要想做到这一步,很是困难不说,还没有回头路可走,一不小心,就可能毁去这把剑器,连他自身也有可能受到牵累。
  
  关键此刻还是在战斗之中,剑器若是损毁,他将再无手段克制对方了,并且此刻对手在力量层次毫无疑问是在他之上的,可能要以自身性命为注了。
  
  不过有的时候,正是需要孤注一掷,置之死地而后生,只有这样,才能将人与剑的共鸣发挥到极致。
  
  况且人与剑若当真能化心为一,那剑的突破,又何尝不是自己的突破?
  
  决心一下,他当即准备付诸行动。
  
  虽然他脑海中在那里不停思索着,可场中的战斗并未因此顿下,双方依旧在持续碰撞之中,只是由于他对于林楚力量和手法大致已是熟悉,所以应付的较为从容罢了。
  
  他看得很清楚,林楚继承的只是神袍的力量,至多还有一些对付异神的知识,但无论哪一个,都需要通过长久磨练才能与自己融合为一体,而其人披上神袍当是时间不长,还来不及去消化这些,目前唯一可以倚仗的,那就是强绝的力量。
  
  而其人发挥力量的方式,无非就是用灵性力量拟化出来的拳头和巨手罢了。
  
  实际上智慧生灵的灵性光芒完全是随心变动的,心意一动,就会随之改变,甚至生出来诸多奇异变化。林楚完全把灵性光芒化作真正的手臂来用,这是因为他在以认知自己的身躯的方式来认知灵性。
  
  其人生而为人,二十几年以来习惯用手来战斗,这不是一夕能变的,所以用此种方式来摆弄灵性力量,是最顺畅也最让他觉得合理的,若是突然改变方式,定然有一个不适应的过程。
  
  实则舍去这个不谈,其人的知识体系完全不足以支撑他进行其他变化。
  
  林楚此刻感觉到了一股憋屈和无力,他明明有着一身武力,明明是他一直在进攻,明明他的力量更强,可偏偏却没有办法击倒对手,反而还要小心翼翼的守御,防止被对手突然进袭。
  
  他也是不得不承认,自己不可能通过正面的搏杀战胜张御,或许靠消耗战能赢过后者,至少这还有赢的希望,故他的心中目标,已经从最开始的杀死张御不知不觉变成耗死张御或者将其逐走。
  
  由于两人都有各自的打算,所以场中尽管看去依旧斗战不停,声势浩大,可实际上远没有之前那般凶险激烈了。
  
  张御此时缓缓吸了口气,将心光一点点注入到剑身之中,并且他改变了战斗方式,不再是以对方的身躯为目标,而是以剑刃直接去碰撞斩击对方的攻击过来的灵性力量。
  
  林楚立刻察觉到了这里的变化,他觉得有些奇怪,但刚才吃的几次亏,让他十分怀疑这是一个陷阱,而且才的战斗告诉他,不要随便去尝试什么,所以尽管心中蠢蠢欲动,可还是忍了下来,决定先看看情势再说。
  
  张御为了不让对手察觉到太多,所以此刻有意加快了节奏,并成为主动进攻的那一方。
  
  随着交手过程的加剧,夏剑经过与对方灵性力量的不断碰撞,劈斩,便见一点点光亮在剑刃之上泛起,先是开始于刃身底部,而后再交手过程中,光芒也是在往上端缓慢增加着。
  
  这就像是他以自身心光与剑刃合而为砧,再借林楚的灵性力量所化之拳为锤,重新锻打这把剑器,将其中与自身心意神气不契合的那一部分排挤出去,最后让其完全化为自己所有。
  
  随着心光逐渐灌注,他剑上的威力也是越来越大,甚至一度斩断了那灵性力量所化的手臂,欺到了林楚的身前,在其脸上留下了一条浅浅剑痕。
  
  林楚那一刻也是受到了极大的惊吓,而且感觉到了那一种真正直面死亡的威胁。
  
  在此情况下,他也是被逼的不得不拼命调用自己的力量,身躯内部的潜力也是在被不断压榨出来,这时隐隐可见,他身上那红黄两色的灵性光芒竟是有着渐渐融合的征兆。
  
  这正是张御所需要的,他要借助对方的力量来帮助他磨砺剑刃,而越是到最后,所需要的力量和强度也就越大。
  
  而到了这一刻,成也好,败也罢,他已经不可能再停下来了,必须去倾尽全力,去完成那最后一步。
  
  再是激战许久之后,他已是将所能付出的心光全部渡入到了剑刃之上,他身上仅仅存有一层浅薄的荧光,那是因为他只要自身还存在,就不可能将心光全部挪用至外物之上。
  
  同样,若是能做到这一点,就证明这把剑不再是“外物”,而是真正属于他自身的了。
  
  他能感觉到,现在只差最后一点点了。如今整个剑身几乎都是染上了一层凝光,只剩下剑尖尖端处还有些微一点保持着原来的模样,未能琢磨出来。
  
  随着他不停挥劈剑刃,整把剑也是嗡嗡颤鸣起来。
  
  林楚这刻也是心惊胆战,在张御犀利凶猛的剑势威逼下,也只能是全力以赴,一团又一团的灵性光芒从身上激发出来,化为拳掌与张御对撼着。
  
  张御衣袍飘动之中,剑影翻飞,维持着攻势,然而那最后一步却迟迟不能迈过去,他知道这是因为自身还有退路,心气神意无法完全贯彻其中。
  
  想到这里,他毅然舍弃一切顾虑,身形站定,双手握住剑柄,缓缓高抬而起。
  
  林楚此刻正好灵性力量所化之手一拳轰击出来,见他居然不闪不避,不觉心下大喜,之前张御面对他的攻击基本都是在躲闪,就算斩断灵性力量那一次也是避开了正面,所以他是肯定不会错过这个机会的,当即狂吼一声,又加大了几分力量。
  
  张御可以看到,那个光芒巨拳很快变得如他一般高下,还未到来,他身上心光就晃荡不已,他一吸气,高举之剑朝前使力一斩。
  
  霎时间,剑尖之上骤然冒出一道凌厉剑芒,与那灵性光拳碰撞在一起,场中掀起一阵狂暴气浪,无数灰尘霎时飞舞起来。
  
  待光芒灰尘消散之后,场中却什么都没有。
  
  林楚一怔,这时他似有所觉,抬头看去,见张御的身影出现在了远处一座神庙的高台之上,他不觉有些惊疑不定。
  
  这个时候,场中却听得一丝清脆的碎裂之声。
  
  他目光注视过去,便见张御手中那夏剑剑尖碎裂,掉落在地,紧接着,刃身亦是寸寸断开,一截截掉了下来。
  
  他怔了一下,随即惊喜无比,道:“剑碎了?你的剑碎了!好好,哈哈!”他不由得狂笑起来。
  
  张御看了他一眼,又往远处血阳神庙顶上的心剑剑影望了望,道:“剑在心中,何执于形。”
  
  他看着手掌之中破碎成粉末剑柄,随着最上面的一层被风吹去,下面显露出来一团灼灼光亮,口中言道:”心在,神在,则剑亦在!”
  
  林楚方才一直在忍耐,这时见他剑都断了,哪里还忍得住,狂吼一声,用力跃起,从地面之上直接腾起到高空之中,身上的灵性光芒轰然暴涨,一条条巨大的橙色光芒凝就手臂在背后化显出来,而后居高临下,对着张御所在地方轰击而来。
  
  张御抬头看去,他站在神庙顶端没有动,只是缓缓抬手,而后轻轻松开五指,倏忽之间,一道仿若劈开天穹的闪电从他指隙之中射出,并从林楚身上一穿而过,霎时间,半个黑色的天穹都为之照亮,片刻之后,整个神城中传来一声雷霆般的巨响!
  
  林楚身躯剧烈一颤,双目一阵失神,浑身光芒闪烁了两下,便即消失,随后从天中一头栽下,轰的一声重重砸在了神庙之前的空地之上。
  
  张御伸手一抓,疾光一闪,那一团光亮又是回到了手中,他抬臂一横,起另一只手的食中两指,点在那光亮之上,随着他手指缓缓向外横移,就有一道凝光自里延伸出来,待得他手指去到尽头后,双臂一开,大袖飘摆,那光芒为之一散,底下锋刃显出,这一柄夏剑竟是又还回到了原来模样!
  
  他举剑端详,可以看到剑身之上靠近剑颚的地方映现出“蝉鸣”二字。
  
  他眸光一动,微微点头。剑刃破碎,心光再筑,正如蝉蜕旧形,鸣而复生,故应此“蝉鸣”二字,而夏剑自现其名,这也意味着从此以后,这把剑真正与他合契了。
  
  他起手轻抚剑脊,片刻之后,把袍袖一荡,反手持剑,就自上方一步步走了下来。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