经典小说 > 从1983开始 > 第二百零六章 1988伊始
1月13日,建丰同志在台北去世,终年78岁。
  
  湾湾地区领导人由李某接任,这个货在早期打出务实外交的政策,使得两岸关系飞速发展,结果从94年开始,突然全面转向,巴拉巴拉都懂的。
  
  转眼到了2月初,临近春节。
  
  晚上七点钟,伊莲服饰店内,许非把大家叫到一起,道:
  
  “简单说一下啊,咱们开张一个多月了,效益不错,今天除了发工资,还有我承诺的业绩奖金和年终奖金。本想买点米面菜肉,嫌麻烦,都算在钱里了。”
  
  哇!
  
  三个姑娘瞬间兴奋,死盯着他手里的红包。
  
  “唐甜!”
  
  “陈小雨!”
  
  “王柏琳!”
  
  每人一个,不好当面拆开,但凭手感,里面挺厚的。
  
  “16号三十,咱们15号放假,初五回来。怎么样,不是剥削资本家吧?”
  
  “当然不是,老板最好了!”
  
  “嗯嗯,给您拜个早年!”
  
  仨人叽叽喳喳的格外嗨皮,别看老板平时严厉,犯错误就骂,中午也不供饭,但从未借故扣过钱。
  
  姑娘们换了衣服,先行离开,刚出门就迫不及待的拆红包。王柏琳粗略一看,能有三百多块基本工资才八十。
  
  硬气,终于能拿钱回家了!
  
  随后,许非和张桂琴也带着账目离开,回到百花胡同。
  
  吴小东放寒假早闪了,沈霖也回老家,院子里略显冷清。几人聚在西厢,准备坐地分赃。
  
  张桂琴翻看账本和记录,道:“给大家汇报一下,诶,都严肃点。这是重大经济问题,必须公开透明,以后少麻烦。
  
  截止到今天,外套、毛衣共卖出一百八十二件,各类长裤共九十五件,帽子、手套、围巾、暖耳共二百六十八件,毛利不说了,我算算纯利。”
  
  她噼里啪啦打了会算盘,自己都吓着了,“一万五。”
  
  “多少?”张俪难得失态。
  
  “都说了一万五,是比卖包挣钱。”
  
  陈小旭装作淡定,小手在微微抖。
  
  真淡定的只有许非,拜托!首都黄金地段,卖方市场,明星效应,年根底下,新款潮流……这么多因素加一块,月盈利不过万,一头撞死算了!
  
  不能拿后世的思维来判断八十年代的消费,收入虽然不高,但正经单位的职工都有点存款,因为没地方花,也没买房和看病压力。
  
  他前期投入那么高,存款所剩无几,这下也有点底,半年就能纯赚。而且随着品牌确立,影响力扩大,只会越来越好。
  
  几人兴奋的聊了一会,许非和张桂琴回屋,低声道:“妈,我想给她们分点红,您说多少合适?”
  
  “是该分点,姑娘家忙前忙后不容易,还过年……”
  
  张桂琴想了想,大手一挥,“每人两千。”
  
  “嚯,您敞亮!”
  
  许非一竖大拇指,“那您就担当重任了,我给肯定不能要。”
  
  “我一天都成你那什么了……”
  
  老妈没好气的数出四千块钱,分成俩红包,站门口唤道:“小旭小俪,来一下。”
  
  “嗯?”
  
  俩人不明所以的进了正屋,陈小旭顺手拧开电视机,里面正放着《西游记》:“噔噔噔噔噔噔噔噔,噔噔噔噔噔噔噔噔,丢丢丢……”
  
  “你们过年回家么?”张桂琴随口问。
  
  “回去呀,婶儿给我带张票,我们一块走。”
  
  “我也回的。”张俪道。
  
  “那你时间够么?”
  
  “只能请假了,原本没打算回去,我爸爸最近身体不好,就想着回家看看。”
  
  哦,刚好有理由。
  
  老妈顿了顿,道:“你们呢都是好孩子,这段帮了不少忙,里里外外的。这是我一点心意,小俪你拿着买点东西,孝敬孝敬父母。小旭你……”
  
  “谢谢婶儿!”
  
  “……”
  
  张桂琴不想理她,只跟张俪掰扯。
  
  “这,这我不能要!”
  
  “让你拿着就拿着,算压岁钱。好了,再客气我可生气了。”
  
  她没办法,只好收下红包。
  
  ………………
  
  许非不想孤家寡人,也请假回家了。
  
  跟京城相比,鞍城似乎没啥变化,许孝文自己巴适的很,每天泡泡茶社,说说书,馄饨店基本交给齐柔柔。
  
  今年的春晚很好看,赵丽蓉首次登台,跟游本昌演了个小品;阿毛唱了《思念》,姜老师说了梁左的相声《电梯奇遇》。
  
  当然还有牛哥的《巧立名目》,“领导,冒耗……”
  
  其实1988年的春节前后,是挺特殊的几天。就在许非合家团聚的同时,其他地方也发生了一些至关重要的事情。
  
  京城,汪朔家里。
  
  峨眉电影制片厂的导演米加山,正在拜访汪朔。
  
  这货去年结了婚,媳妇怀孕,跟父母住一块,婆媳融洽。他已经不是几年前的穷酸,在文坛声名鹊起,读者群迅速增长。
  
  他那种口语化的写作风格,正逐渐影响着年轻人,最明显的就是废掉了量词。以前人们都说“我一个哥们儿”,汪朔火了之后,就变成“我一哥们儿”。
  
  “这是短篇,撑不起一部电影,剧本还得麻烦您。”米加山道。
  
  “成啊,过几天你来拿。哎你准备找谁演?”
  
  “还没定,不过肯定得京城的,不然出不来那味儿。”
  
  “嘿嘿,冲你这话,我就没白打折,走,咱们吃饺子去!”
  
  米加山此番来,是为了一部的改编权。因为媳妇快生了,汪朔急着用钱,谈了三千块,提前预付八百。
  
  双方聊完正事,到楼下饭馆吃饺子。
  
  米加山可是正经的官二代,爹是蓉城前市高官,取了个媳妇叫潘虹,虽然离了,但堪称人生赢家。
  
  他十分看重这部片子,为此跟厂里立了军令状,所以格外谨慎,“那个说句不该说的,我们既然谈好了,那就……”
  
  “你放心,我不干那不仁义的事儿。”
  
  汪朔今儿高兴,啪的一拍桌子,“就算科波拉来,我都不卖给他!”
  
  这叫,《顽主》。
  
  ……
  
  西柏林,皇宫影院。
  
  一部电影播放完毕,当银幕暗下,灯光亮起,震天的掌声刹时冲刷着一个面若老农的男人的神经。
  
  “没事吧?”旁边人问。
  
  “没事没事。”
  
  他一个劲摇头,又揉了揉眼睛,跟着听主持人在台上道:
  
  “下面有请《红高粱》的主创人员上台,导演张艺谋……”
  
  (还有……)